第205章 再一次心跳第五集

阿林保张弓搭上一支月牙披箭,瞄准一个三眼铳骑兵,嗖的一箭,正中明军士兵胸口,箭头没体而入,月牙披箭创口巨大,只见血箭喷涌眼见是活不成了。
程冲斗看见他胯下白马神俊,刘毅骑在马上风姿绰约,颇有刘招孙的大将风范。不禁心下快慰,笑道:“徒儿来的不晚,离为师规定的时间还有一刻钟呢。呵呵,走吧,为师带你先去徽商演武场。”
火铳兵们拿出平时训练的最快速度,不断的装填,射击,下蹲,装填,射击,一轮又一轮,平均三四息就打出一轮排铳,短短的一分多钟就打出了五轮,一共二十阵排铳。连绵不绝。
“向前看!”
“毕先生,这样,给老朽一个面子,我这徒弟几次相请,可见诚意之大,看在老朽的薄面之上就劳烦你跟他去一趟吧,反正在家也是闲来无事,不如就当游山玩水好了,这芜湖地界,好吃的好玩的可多着哩。”程冲斗对毕懋康道。
刘毅抬头对刘金,刘宝说到:“金哥儿,宝哥儿,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你们去帐外吧。”“好吧。”刘金,刘宝转身出了营帐。
吴斌连忙出来打圆场:“呵呵,赵百户,刘总旗说的都是事实,确实是年底要出兵,装备的事情缓缓再说。”
他心道,“终究还是逃不过历史的宿命,只怪我的力量太渺小,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能活下来,我一定要有一番作为,避免先民遭遇厄运。”
《风声》简介
话音刚落就见韩真手中长矛投出:“去死吧!”长矛借着马速一瞬间飞向了小五子,十步的距离,小五子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长矛刺穿胸腹,透体而出,整个人被带着向后飞去,连叫都没叫一声,落地时已经气绝。“狗杂种!”吴斌咆哮一声一刀砍翻最近的一个乱匪。“宰了他们!”数十杆长矛向着吴斌几人捅刺,可怜吴斌出师未捷,竟死于这小小的板石岭之中。
程冲斗看看毕懋康,又看看刘毅,不知道他二人在说什么,结果图纸看看,只认得图上是一支火铳,但是关节门道却是看不出来。
妈妈迟疑了一下,道:“算了,小瑜,这床这么大,我一个人睡着也害怕,你就在床上睡吧,姐姐相信你。”
士兵们刷的一声同时转头面向点将台。
砰砰砰,白烟弥漫,前方的第一排木靶被打的木屑飞溅,“再射!”
周之翰捋须道:“确实,这次两地官军损失颇大,这次公文递到府治,我和王知县会如实书写,你立下大功,至少升一级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依我大明律斩杀贼寇十人就可官升一级,你以数十人歼灭十倍之敌,麾下基本都能官升一级,特别是亲手斩杀匪首韩真,平了太平府这么多年的大患,就是升到把总也是很有可能的。”
“不敢,宋先生,我们是军中之人,奉我家大人之命,特来请宋先生到南直隶与我家大人一叙,这是我家大人的亲笔信还请过目。”说着递上了一封刘毅写的亲笔信。
刘毅没好气道:“我能救你,自然知道你只是江水封住了心脉和气脉,救过来调养几天就没事了,所以你刚才这番做派当然是装死。”
最后刘毅道:“弟兄们,行军作战不需要个人的勇武,你们的同伴,你们的上官都是你们可信赖之人,万人一心兮,群山可撼,我们现在只有六十人就更要团结一致!明白了吗?”
我心下得意,第一次觉得这些旅游团内的玩伴率真开朗,倒也不怎么可厌。
陶宗望着大坑呆呆的道:“这是大杀器啊。”
“不敢,我二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二人抱拳答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