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性和死亡101

一旁的军官也说话了:“可惜某家没能上战场和建虏拼命,而是在这里驻守县城,不能为国尽力杀敌。”周之翰道:“黄百户此言差矣,边疆杀敌和保境安民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为国尽忠,切莫小看自己有用之身啊。”
一行人来到了设在郊外的新军训练营,现在刘毅因为编练新军,人多了,装备也多了,训练之时有诸多不便,所以早在年初便在城南凤凰山一带兴建新的军营,将原来城外的驻军营拆除,在原址上进行扩建。一月时间便建成了一个占地五百亩的大军营,除了用作营房的土地以外,大部分都是各种训练设施。有靶场,有骑兵训练场,有步兵训练场,有黄土铺成的跑道给士兵们跑步训练体能之用。还有综合场地,这综合场地也是刘毅鼓捣出来的新玩意,麾下将士们第一次看到时也是大为惊奇,这场地之中挖有大水坑,有泥巴地,有用土堆出来的小山包,还有用青砖砌成的仿芜湖城墙一面,长约百步,宽十几步,完全仿造芜湖的城墙。还有拒马,木质的磨掉尖头的蒺藜,麻袋装土和破旧的战车堆在一起形成的障碍等等等等。却是用来训练新军对于各种地形各种战术的应变能力的。
也就一炷香的功夫,院外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有几个人直奔大堂而来,咔的一声门被推开,进来一群武将,手臂里怀抱着头盔,身上的鳞甲甲叶哗哗作响,就见为首一人将头盔放在小案上,转身拱手躬身,声如洪钟道:“辽东总兵李如柏参见经略大人。败军之将还请大人责罚。”
耳后劲风阵阵,乱匪马队已经杀了过来,吴斌拔出刀来返身冲向乱匪对身边的兵将说道:“弟兄们,杀贼!”说罢躲过一个马贼刺过来的长枪,全力一刀将枪身劈断。反手一刀将这个马贼砍下马来,身边的残兵也和马贼战成一团,两条腿终究跑不过四条腿,跑也是死战也是死,只得回头拼命了,可是步兵哪是骑兵的对手,片刻功夫韩真的人马便将吴斌和剩下的几个人包围了起来,而赵林就在三十步外眼睁睁看着。
刘毅听完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随即又问道:“你说你是火器匠人,我给你看样东西,你可能做出来?”
王绍徽正负手站在大堂之中,听到了李春烨的声音回头对他道:“嗯,李尚书,不如到你的内书房一叙吧。”
不知道是否妈妈的尿液之功,还是我惶急之下爆发出的潜力,我竟然真的蹭松了绳子!接下来就好办了,手指上勾,运劲扯断这圈绳子,余下的绳索也自然解了。
当你觉得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的时候,一般是你想多了。
“那是,那是,周知县说的是。”唤作黄百户的点点头道。看着这个黄百户就是刚才衙役提到的县城镇守百户之一的黄玉了。
想到此,刘毅心里不由一惊,“我竟然穿越了,后世的陆军学院优秀毕业生刘毅与眼前刘招孙十岁的儿子的灵魂融于一体,不好,今天是三月初三,万历末年的萨尔浒之战已经爆发,此时恐怕杜松和马林的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了。”陆军学院里可是把萨尔浒之战列为经典的以少胜多的范例,刘毅怎么会不熟悉。
刘毅淡淡道:“跟我住一个房间可以,但是我不管你是哪个府的大少爷,在这个房间就必须守我的规矩,晚上亥时熄灯睡觉,早上卯时起来练武,我的东西你不许乱动,你可能做到?”阮星眨眨眼,起得早睡得晚这他哪过过这种日子。
在医官沙陀忠的协助下,狄仁杰既要守护亢龙锏,又要破获神秘奇案,还要面对武则天的步步紧逼,大唐江山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之中……
安抚住了张俊,刘毅又命令士兵从俘虏当中挑出几个来问话,不一会四个匪贼被几个士兵像提小鸡一样提了过来。刘毅下马大马金刀的坐在一个石头上道:“如果你们有一句假话就立即处死。”几个俘虏都是小鸡啄米似的拼命点头。
刘毅的军阵依然不动,士兵们紧紧握住手中的兵器,目光死死的盯着乱匪。刘毅轻声吩咐陶宗道:“飞雷炮装弹,三斤半发射药,压低炮口,射程五十步,听我命令发射。”
“这个先不急,今天我还有正事要办,等我办完了再说。我一进城就直奔你这里了。”刘毅正色道。
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努尔哈赤的八旗军可不是蒙古游骑能比的,这可是后来一统天下的超强军事集团。到了崇祯年间,斩清兵首级一颗就可以升一级,而打李自成张献忠之流,斩十颗首级都不能升一级,可见八旗军的强大。到了大明最后一段时间,斩杀几十个清兵就能称作是大捷了。
“某正是宋应星,不知二位。。。”宋应星答道。
王初民二话不说吩咐几个下人将阮星抬到马车上,然后拉回医馆医治。好在中江医馆就在青弋江口的中江塔边,离这里很近。万历四十八年七月初八发生的这件事情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芜湖县城,刘毅被芜湖的百姓们惊为天人,在徽商子弟当中树立响亮的名声,所有人都是佩服不已,因为这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发生的真事,刘毅竟能将没呼吸的人救活。一些不明所以的老百姓还拖家带口的来找刘毅看病,弄得刘毅只好推脱说是军中学习的急救技巧,自己并不会治病等等搪塞过去。但是黄玉和吴斌这种老军头想了半天都想不出哪路人马当中有这门子急救技巧。当然这都是人们饭后的闲话了。
正走了不到二十里,只听见后军喊声大作,中军的步军有的回头张望,不知发生了何事,李如柏立在马上面露不虞道:“混账,行军之时岂可左顾右盼,加快前进速度。”“大帅有令,加快行军!”“大帅有令,加快行军!”一个塘马从中军飞驰而过,一路通知士兵们加快速度。
此时正拿着铜柄的水晶放大镜正在仔细研究着花瓶上的龙纹,“嗯,龙首昂起,龙体首尾相顾,蜿蜒飞腾于祥云之间,惟妙惟肖,哈哈,真品真品啊。”
不一会县衙就穿出了嚎哭之声,只听见周之翰在县衙内痛哭:“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看看吧,一月之内我大明连亡二帝,史书未载千古奇闻啊,我大明党争不断,边事又坏,现在更是连崩二帝,苍天啊,我大明,我大明。。。。。。”说到这里更是说不下去了,旁边的师爷令吏等人皆是一片唉声叹气。有人甚至私下聊到,这大明的气数似乎,似乎。。。却是不敢再往下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