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交配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特别刘毅是防守把总,从五品衔,说穿了比县太爷还高了两级。能礼贤下士请他出山也是用心良苦,待人至诚。当下宋应星就想答应,可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只是家中老娘无人赡养,宋某。。。”

看到战场的惨象,又得知官军几乎全军覆没,连吴斌也战死了。不过幸好刘毅力挽狂澜全歼贼寇,否则这些人杀到县城去,想想就不寒而栗。自己即便不是守城战死也是下狱问斩,几乎没有活路。幸好幸好。

刘毅向里看去。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周县令已经站在了一进的庭院里,旁边还有一个穿白色练功夫的老者,老者头发胡须皆白,倒是打理的一丝不苟,颇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样子。

场下众人也是报以热烈的掌声,虽然对于新式火器不太明白,但是火铳什么德性大家还是略知一二的,久在江南也看过官兵用鸟铳,单眼铳,比烧火棍也强不了多少,射速又慢,准头又差还容易炸膛。但是方才刘毅的火器表演让大家大开眼界,没想到火铳还能这样打。

床上人影坐起对刘毅喊道:“别,刘兄弟别紧张,是我,是我。”

那边的战斗也快结束了,家丁们又死了六人,剩余五人将壮达团团围在中间,刘金策马过来,因为他做过军中哨探夜不收,所以会一些女真话,当下和壮达说道:“可敢下马步战?”

“草民正是。”

导演: 周星驰

其实大明此时吃空饷的事情很普遍,照理说太平府千户所应该有兵一千一百二十人,而实际上估计只有六七百人。黄玉作为百户手下本应有兵丁一百二十人,而实际上不过七十余人,余下的都是账面上的人。所以确实麾下只有一个总旗官,还缺一个,那小旗更是缺了好几个,所以安排一下肯定没问题。

“三十万两白银维持一年的运转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我现在能答应你的是,日后我的战利品所得一定有你阮兄的一半,另外现在说你可能不太明白,但如果你信我的话将来我会让你成为商人的传奇,让徽商总会成为统领全国的商会。太平府的这支军队杀敌杀到哪里,你商会的生意就做到哪里。”刘毅斩钉截铁道。

“不错,毕大人好眼力,这是佛郎机人进贡给圣上的簧轮手铳,去掉了火绳而以簧轮代之,簧轮摩擦铁石打火,从而使得雨天或者大风天也可以发射,看来毕大人对此深有研究。”刘毅接口道。

正想着,刘宝打水回来了,“少爷洗洗吧,昨日落马小的担惊受怕了一夜,只来得及擦拭脸上的血迹,身上的还未得空擦洗,我来帮少爷擦擦”,“不用了,我自己来吧,刘宝你歇着去吧”,“这......”,“无妨,你去吧”,“行,少爷,我就在门外有事就唤我。”刘宝拉上门帘,转身出了帐篷。

“稍息,立正!”哗,所有步兵又是左右脚靠在一起然后将身体挺得笔直。骑兵也是全部翻身下马,立正站在马匹左侧。刘毅下马小跑至军阵的最前方。背对点将台,面向军阵,大声喊道:“报数!”

刘毅策马巡视了战场,此战是自己麾下总旗成军以来的第一战,在各兵种的协同上,火器的运用地上还暴露了很多不足,后世他也知道在李自成起兵时官军往往能数千人消灭义军数万人,最惨的一次孙传庭带着几万人把李自成数十万大军剿灭,李自成被打的就剩下十八骑逃走,这固然有义军都是乌合之众的缘故,也有官军精锐的原因。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什么?九千岁亲自出钱犒赏将士,这,这,天启一朝还未出过此咄咄怪事。张鹤鸣听了差点一头栽倒,这是什么情况。

首先是郑芝龙花大价钱从日本购买的铁炮一千余杆,组建了精锐的一千铁炮手,这些铁炮手来源五花八门,有日本的浪人,明朝原来逃役的官军,跟随自己起家的老部下,甚至还有南洋的番人,特别还有几十个从葡萄牙人手里买来的昆仑奴,这只肤色五花八门的火枪队战斗力却是一等一的。他们在常年的海盗战争中培养了精准的枪法,良好的团队协作,他们的三段击射击效率也非常高,能达到每分钟两发,三段就是十秒一发,已经达到了火绳枪的极限射速。

乔一琦和姜宏立的人马正闷着头赶路,冷不防路边坡上的密林之中射来密密麻麻的箭支,当场将队伍最前面的**火铳兵射翻数百人,姜宏立在后大呼列阵,乔一琦急忙对姜宏立说道:“姜将军,方才来的路上有一片空地我们即刻退向那里,现在道路狭窄,火铳兵和弓手还有佛郎机施展不开,我带人先顶上去,你带**兵去列阵。”

“你他妈找死!”阮星大怒手中马鞭一扬劈头盖脸就打了下来。这一下要是打实了可是不轻啊。刘毅用师傅教的少林轻功身法,只稍稍一垫步就撤到了一步之外,马鞭自然落空了。

爱情本是美好,可总是有人爱破坏它本身的美好。

这可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自己的家业谁来继承,难道再生一个吗?可是郎中说他已经丧失了生育的能力,以后无法再生了。所以中年得子的他视这个宝贝儿子为掌上明珠,虽然对他要求严格了一点,但是也是为了以后将家业传承给他。此时的他也是六神无主了。

演员: 陈浩民/王婉中/邵老五/戚云鹏/曹禹澄

再美好的曾经,在分手那一瞬间,都会变成爱情的陪葬品。

“老奴领旨。”魏忠贤笑眯眯道。

刘毅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对啊,复合弹簧,后世的自动步枪的枪机不也是金属橡胶合体所制成的复合弹簧吗?一层金属的弹力和外包橡胶的弹力合在一起将弹簧的力道发挥到极致,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只要扣动扳机剩下的交给弹簧就行了。

陈严龄提前收到消息还好一点,周之翰做梦也没想到自己都已经觉得仕途无望了竟然还能升到太平知府的位置上,当下是喜极而泣,五十岁的人哭的像个孩子,砰砰砰的磕头,口中直言:“臣肝脑涂地也不能报答吾皇恩德。”王嵩也是开心,到繁昌县不过一年就往上升了一级,龙宗武和黄玉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波澜。念了好长一会最后才念道:“芜湖县城防守总旗刘毅署太平府副千户,接替防守把总吴斌实授把总,赏银三百两,钦此。”

演武场也是停止演武一个月,程冲斗来到县衙,周之翰接待了他,两人都对万历帝去世唏嘘不已,但周之翰隐隐的又对新皇登基有所期盼。万历末年朝政败坏党争不断,搞的朝中和地方上乌烟瘴气,周之翰严格来说应该和杨镐一样属于清流。不属于任何党派,只希望朝政清明,百姓安居乐业。所以他倒是希望泰昌皇帝登基之后能整顿吏治,还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刘毅吼道:“立刻执行!不听号令者斩!”将士们本就对袍泽的死深怀仇恨,只是杀俘虏这一条还有一些心理障碍,但是听见刘毅下了死命令。虽然不明白刘毅的心思,但是战场之上必须服从上官命令,这是刘毅日常训练时反复锻炼的。晋军带头一声怒吼劈死了眼前一个力士。剩下的人在他的带动下立刻开始了对白莲力士的剿杀。惨叫声不断响起,手无寸铁的白莲力士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被杀得一干二净。那边的普通匪贼被这种血腥的场面震慑,有人想跑,站起来还没走两步就被骑兵一刀剁掉头颅。剩下的人又缩了回去。有的人大小便失禁,瘫在地上像一滩烂泥。这些匪贼平时打家劫舍时如狼似虎。可是碰上更残暴的敌人的时候就和绵羊一样任人宰割。

“旅途劳顿,毕大人不如先歇息歇息,再去工坊如何。”刘毅问道。

刘毅上前一步抱拳道:“草民有一个不情之请还请吴将军答应。”

时间进入了十二月份,天启五年的冬天格外的寒冷,太平府虽然还没有下雪,但是江风阵阵夹杂着逼人的寒意。

发生在天启七年上半年的辽东战事牵扯着整个大明帝国的军心民心,好歹是胜利了。报捷的塘马飞奔入京师之际,京师沸腾,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大放鞭炮,人们纷纷走上街去庆祝,酒肆更是生意爆棚,人们饮酒作乐,引吭高歌。可是朝廷内部却又是一番明争暗斗,因袁崇焕不听魏忠贤节制,魏忠贤指示兵部左侍郎霍维华向圣上劾袁崇焕拥兵自重,宁锦大战时不分兵救援锦州之罪,结果赵率教,满桂,祖大寿等人皆是加官进爵得到了厚赏,而袁崇焕仅仅是在从二品辽东巡抚的基础上,官升一级,加封正二品资政大夫,连一个太子少保的勋阶都不给。

毕竟大一统朝代的皇帝基本没有傻子,别看天启是木匠皇帝就真以为他只会做木匠。那不过是后世清代的史书故意丑化而已。以上只是作者的一些胡乱猜测,还请各位看官说说自己的看法。)

刘毅不管他接着道:“另外我要你去帮我搞马,越多越好,以上种种只动用你阮府的力量,借口是你阮府扩大生意,并且我还要你招募民夫,芜湖周围有几处铜铁硝煤矿,去开采作为兵器的原料。”刘毅后世的地理学的不错,自然知道安徽境内长江淮河流域有很多矿,不仅种类齐全,而且储量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