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km169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毅儿,这位就是前陕西巡按,毕懋康毕大人。还不见礼?”程冲斗对刘毅说道。刘毅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毕。。。毕懋康,发明燧发枪的毕懋康?对啊,他不就是徽州人吗,难道和师傅是老友?”

想到此,刘毅心里不由一惊,“我竟然穿越了,后世的陆军学院优秀毕业生刘毅与眼前刘招孙十岁的儿子的灵魂融于一体,不好,今天是三月初三,万历末年的萨尔浒之战已经爆发,此时恐怕杜松和马林的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了。”陆军学院里可是把萨尔浒之战列为经典的以少胜多的范例,刘毅怎么会不熟悉。

屋内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走了出来,“谁在外面喧闹,扰人清静。”房门打开,程冲斗依然是那身白色的练功服,系着黑色的布腰带,脚蹬布鞋,向院中走来。

我希望和你并排站在一起,看每个黄昏日落。

我呆呆地看着心爱的妈妈,她的双手被缚在身后,秀发蓬乱,全身裸露,就象断臂的维纳斯,朝我跑来寻求我的庇护!

程冲斗在一边已经是心惊不已,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志向,此子定非池中之物,正所谓**,一遇风云变化龙。

可是袁崇焕呢,先杀毛文龙,又上书要给祖大寿,赵率教加官进爵,这是要干嘛,辽饷一年两千万,辽东十几万大军是全国最精锐的部队,你这干掉了跟你不对付的,还又要求皇帝给你手下加官进爵,你的手下只会把恩德记在你的头上,那辽东军不成了你袁崇焕的私人财产了吗,崇祯帝从此时起心里就非常不舒服了,戚继光当年整出来戚家军是因为朝中有张居正撑腰,所以戚继光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名垂青史。

刘毅说道:“吴将军,请问三眼铳射程如何?”“三四十步吧。”“鸟铳呢?”“百步。”“嗯,三眼铳的射程近,对方的弓箭就能威胁到,鸟铳的射程远了一些,但是准头差,射速慢,发射也不确保能打中人,还没装填完可能对方就杀到了,要是用弓箭,对方可披甲防御,也可以弓箭对射,除非他们没有掩护。”刘毅缓缓说道。“但是小子在辽东军中发现了一种新式武器,可能会改变以后的战争形态,只是造价高昂且费时费力,如果以后有办法能量产将是军国利器。”

《南拳之英雄崛起》简介

此时八旗刚建成不久,并不像皇太极时期,有巴牙喇和葛布什贤超哈营,也没有那么多的精锐马甲,毕竟距离努尔哈赤宣布七大恨起兵反明才刚刚一年多而已,但是女真是渔猎民族,和游牧民族类似,族人矮壮闪射,骑术精湛,善于攀爬和林地作战。

“请!”

“是啊。”我附和着,心里暗想,如果真是普通的旅行,现在搂着你的就是龙青山,而不是我了。

我胡编了一通,说我是到诺尔镇耶齐大学留学的,家人都在国内等等。我又说了诺尔镇上的一些景观,以及妈妈房子外观的一些特徵,妈妈才相信我真的是住在诺尔镇。

“得令!”众将士插手道。

但是这些事情刘毅都无暇去关心,刘毅只是埋头抓紧训练,在军中大力宣传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的思维。将新军训练的嗷嗷叫,好在新军军饷充足,每天饭食更是不错,肉类每天都有,反正刘毅的银钱如流水一般花出去变成了衣甲兵器,粮草马匹。

高进乃世界闻名的赌神,他接受了日本黑帮名人上山的邀请,和新加坡有赌魔之称的陈金城在牌桌上决战,决战前他无意中踏入一个陷阱跌下山坡变成失忆。 高进失忆后住在小流氓刀仔家里,刀仔女友阿珍对他很是照顾。刀仔从失忆高进的赌术中得过好处亦吃过苦头。 高进堂弟高义奸杀了高进的女友Janet,还派人杀害高进,幸得上山的保镖龙五救了他。在脱险时他被汽车撞伤因而又恢复了记忆。 高进和陈金城决战的时间终于来临,他比陈技高一筹,利用陈在扑克上的记号,将计就计地战胜了陈。同时也揭穿了高义的丑恶面目,在龙五的帮助下,战胜了反派,替上山报了世仇,和刀仔周游世界博彩去了。

但李如柏军行动迟缓,此时尚在清河停滞不前。此次出征建虏,杨镐坐镇沈阳指挥;总兵马林率一万五千人,出开原,经三岔儿堡(在今辽宁铁岭东南),入浑河上游地区,从北面进攻;总兵杜松率兵约三万人的主力部队担任主攻,由沈阳出抚顺关入苏子河谷,由西面进攻;总兵李如柏率兵两万五千人,由西南面进攻;总兵刘綎率兵一万余人,会合**军共两万余人,经宽甸沿董家江(今吉林浑江)北上,由南面进攻。另外,总兵官秉忠,辽东将领张承基、柴国柱等部驻守辽阳,作为机动增援部队;总兵李光荣率兵一部驻广宁,保障后方交通。副总兵窦承武驻前屯监视蒙古各部;以管屯都司王绍勋总管运输粮草辎重。四路兵马分进合击,力求在赫图阿拉围住努尔哈赤,一鼓作气消灭建虏。

原来是刘宝看大营里好长时间没有动静,也不见信号,心中焦急留下炮手陶宗看守马匹。自己翻身上马,拿着开元弓就赶来过来,正好撞上这一幕,也不管手臂受伤,不顾伤口崩裂也是射出了一箭,马上放箭本就没有准头,但还是一箭逼退了阿林保。刘宝一看金兵跪地,扔掉弓箭,右手拔出柳叶刀,就要结果他。

与此同时,妖王(童自荣 配音)绝不甘心失败,他躲在暗中,等待着给孙悟空一行致命一击的良机……

王绍徽看李春烨这么沉得住气,也是,能做到兵部尚书岂是等闲之人。罢了,事态严重,这些细节先不计较了。

皇太极领着骑兵快速追击,终于在鸦鹘关西面赶上了李如柏的兵马,远远看到李如柏的大军撤退的阵型很整齐,略略思索一下,吩咐一个甲喇章京带着两红旗的骑兵忽近忽远吊在明军后面,不时放箭骚扰。自己则是亲率正白旗的马甲从右侧山林穿过去,截击李如柏的中军。安排好之后,身着白色棉甲的骑兵便拨转马头,跟着皇太极滚滚而去。

妈妈这一哭哭了很长时间,我支撑着妈妈的体重,脚都快站麻了,却一动也不敢动。

阮辉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之后,过来拱手抱拳对着程冲斗赔罪,口称:“鄙人教子无方,家门不幸出了这个逆子,平日欺压良善,今日被令徒出手教训实属咎由自取,如果令徒有任何受伤之处,我阮家一力赔偿。”程冲斗在旁边只是笑笑,也不接话。

陈严龄听到张鹤鸣问话才收拢了心思,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回尚书大人的话,我曾在太平府执掌一方,对太平府也有很深的感情,此次故地重游,想着能见到很多故人,一同叙旧,所以心下开怀。”

不一会儿一个亲卫领着刘毅进来,刘毅一进大堂便是双膝跪地,磕了一个头道:“草民参见经略大人,参见总兵大人。”

“好好,好一个不敢懈怠,本将素来听闻刘将军忠肝义胆,百闻不如一见。”吴斌身后的一个声音说道。

“额,这个。。。”刘毅有些犹豫,“但说无妨,在座的都可以说是你的上官,老夫也是一心为国,如果能操练出这样的新军,老夫不介意先从南直隶开始试行。”

与此同时,妖王(童自荣 配音)绝不甘心失败,他躲在暗中,等待着给孙悟空一行致命一击的良机……

“就冲这个精气神,就是个练武的好苗子啊,观他刚才的身手,如果自己能调教一二,将来武艺上的成就比自己是只高不低。”程冲斗在一旁默默的想着。他哪里知道刘毅的站姿就是后世共和国军人的经典站军姿呢。

只见老将军面圆耳大,皮肤黝黑,一脸的络腮胡须,虽已花白,然豹眼一瞪仍是威风凛凛。使一杆一百二十斤重镔铁偃月刀,内衬锁子甲,外罩鳞甲,头戴六瓣盔,顶上还有一根高高的缨枪,上面的红缨摇摆,声如洪钟说不尽的豪迈。老将军作为一军主帅仍是身先士卒,此战更是要领家丁和马队先行。

另一方面鲁港地区的工坊在阮府的大力操办下拔地而起,月底便投入了生产,刘毅已经见过了宋应星,调拨了大量的钱粮让他实验新的动力设备,刘毅将它命名为蒸汽机。而鲁超带领的火器匠人们,配合太平府本地的工匠用现有的设备开始打制火器和棉甲,缝衣坊招募了数百缝衣娘,开始缝制军服军靴,朝廷每两年才下拨一次军服,南直隶稍好也是一年一件。怎么能支撑高强度的训练,所以刘毅要求缝衣坊加紧缝制保证供给。

刘金心里默念道:“兄弟们,总有一日,我会回来看你们的。到时将你们风光大葬。”那边刘毅来到阿林保的身旁,看他样子像是个大官,他摸索了一阵阿林保的尸身,看到了腰间的木牌,遂撤下来挂在自己身上,想必应该是官等姓名的腰牌。

“哎呀,刘大人你不知道,程老先生早就对全村人都说明了,他的关门徒弟在南直隶当将军哩,还消灭了白莲乱匪,是个英雄哩。”老汉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