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6章 龙珠超迅雷下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导演: 刘伟强/王晶

自由的世界,苦涩如影随形,希望每天阳光真的能够把我叫醒。

爱情就像烟花的绽放,再美丽也是一瞬间的华彩。

李如柏此时正在马上沉思,想着回去应该怎么写军报,这一战打的如此窝囊,三路明军全军覆没,自己虽然保全了这一路人马,但是不战而撤,回去后恐怕御史言官的折子能把自己给淹死了。(历史上正是因为言官弹劾,逼得李如柏自杀明志。)

这可是他唯一的一个儿子,自己的家业谁来继承,难道再生一个吗?可是郎中说他已经丧失了生育的能力,以后无法再生了。所以中年得子的他视这个宝贝儿子为掌上明珠,虽然对他要求严格了一点,但是也是为了以后将家业传承给他。此时的他也是六神无主了。

等皇上说完,魏忠贤接话道:“圣上,既然立下如此大工,南直隶一干将官理应封赏。”

只见晋军,叶飞,陈宝,王浩,吴东明五人跑在前面,后面跟着一大群年轻人。“毅哥儿,毅哥儿,我们没来晚吧,你看这些人都是有志参军的,有演武场的子弟,也有十几个武馆的学生,他们都想参军报国呢。”晋军气喘吁吁到。这些年轻人年纪约莫十六到二十岁,基本都和刘毅一般大小,刘毅当时也是和晋军说过不成丁的不要。

“刘总旗,说起来我还是你的上官,这个面子你不给老哥吗?”赵林不悦道。

做人要有自己的脾气,适当放高姿态,所谓温柔,不过是看用在谁身上。

心理学家说:男生没有主动找女生,那是说明他是真的不想理她了。 女生没有主动找男生,是因为在等他找她。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刘毅和阮星起身拱手道。

刘毅走到桌子边刚坐下准备喝口茶,阮星却大步走到刘毅面前,一本正经的整了整衣服,然后大礼对刘毅参拜道:“刘兄救命之恩,有如再造,阮某人没齿难忘,以后如有用的着阮某人的地方,刀山火海,在所不辞。”

“明白了!”士兵们握住手中的兵器大声喊道。自此以后前三个小旗的士兵们知耻后勇,真正做到了令行禁止。

刘毅在旁边点点头,不错,动作整齐,士气高昂。新军终于初成,只要能将在训练场上的表现在战场上发挥一半,即便敌军数倍于我,也是必胜。

杨镐也是含笑点头此子十岁就能说出如此大道理,比朝中那些整天之乎者也的御史言官们不知强多少倍,当下也是面露欣赏之色:“好,本经略先行做主,随后再到兵部备案,本官赏你白银五千两,听闻刘招孙刘千户阵亡,你家传兵器也不知所踪,你可去武库挑选一些上好兵器,另外本官赏你一套本官私人珍藏的鱼鳞叶明甲,你成年后便可穿戴,此甲是兵器局精心打致,本经略出征之前从兵器局主事那里讨要而来,便赠与你吧。希望你长大成年后能为国杀敌。”

妈妈依然不答话。

自己前世看小说穿越的人不是都能开金手指吗,随便发明个什么东西不都能卖钱吗?可是轮到自己穿越了他才明白小说就是小说,心中倒是有很多想法,什么飞机大炮冲锋枪啊,汽车轮船蒸汽机啊这些,可是自己也是一知半解,只知道原理,但是不会动手制作,现有的科技条件下也没造这些东西的工具,要想制造还得有大量的科学家和技术工人一起,必须把这些人凑到一起才行,可眼下没有头绪。

因为芜湖当地士绅财力雄厚,所以新的芜湖城墙比起应天府都是不落下风。芜湖城东西南北各筑起4座双层独楼城门,其中东宣春门,西弼赋门,南长虹门,北来凤门。另筑起3座便门,其中朝南的有上水门和下水门,东南角的为迎秀门。此外还筑起月城即用来屏蔽城门的小城,“东跨能仁寺”。时人盛赞芜湖城:“负山为郛,面江为堑,树屏翰拥金汤,不劳而功多,不费而惠广,勿亟而事速成,殆亦百城之冠也。万历四十六年,为开拓芜湖文庙和儒学风气,地方官府又在芜湖东南角新筑金马门,至此芜湖共有八座城门。

“驾!驾!”三人三马飞奔过来,“前方何人,停下!”一个兵丁喊道。

“只是什么?”刘毅追问。

杨镐也是不说话,静静打量这个少年。刘毅虽然低着头,眼睛却也正在瞥向杨镐。只见杨镐年约六十,身高五尺有余,胡须已经花白,面色偏黑,圆脸,眼睛不大但是炯炯有神,穿着宽大的忠靖服显得有些瘦弱。虽然年近花甲,但是在堂中一站腰杆却挺得笔直,自有一种气度威严,一看就是久经沙场,不怒自威的老帅。确实杨镐多次作为经略督师提督战事,杀伐果断,把下面的骄兵悍将整的服服帖帖。也是颇有手段之人。

犬国人恨恨地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目光极其淫邪,妈妈一阵恶寒,我急忙搂住她,握着她的手,轻声地安慰她道:“姐姐,别怕,有我哪,他别想碰你。”

卢毓英站在城头对洪万春说道:“老洪,我有些不祥的预感。”

傍晚城外赵林营中,赵林坐在营帐之中,隐隐的烛光照的赵林的脸忽明忽暗。下首单膝跪着一个穿老百姓服装的青壮男子,赵林放下手中的茶杯,将一个信封交到男子手上道:“这个信封里是三日后出兵的路线人数等详细情报,想到马仁山必过板石岭,可以在板石岭设伏,届时吴斌在前,我居中,刘毅的新军殿后,他们专门为了对付你们的马队而来,你回去告诉韩真让他集中马队冲击吴斌的前军,我在中间会隔开前军和后军,只要韩真能斩杀吴斌就行,然后我会率军压上,你们假装败退就行了。另外你们营中不是有掳掠的一些百姓吗,宰了他们,把人头给我充作军功。只要我能当上把总,事后好处少不了他的。”

我柔声道:“姐姐,能不能动一动,我都快僵硬成化石了。”

刘毅点点头,招手道:“吴东明,晋军,王浩的三个小旗跟我出发,剩下的人原地待命。”“得令!”

小旗官见对面三个人一人布衣,两人身穿明军铠甲,将信将疑策马过去,刘金迎上去道:“这位将军,烦请禀报你们这支队伍的主将,就说我们有紧急军情要面见大帅。这个给弟兄们喝茶。”一边说道一边手中变戏法似得摸出一锭约五两银子塞了过去,却是刚才在行营里的清兵尸体上搜出了几十两银子,刘金便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小兵不过十八九岁,年轻的脸还有些稚嫩,哇的一声带着哭腔道:“大帅和刘千户他们,他们阵亡了,金兵冲击后队,乔游击也死了,一万多**兵也被杀散,弟兄们跑的满山都是,金兵马甲在后追杀,咱们全军覆没啊将军!小的跑得快才没被杀死,可怜跟我一起跑出来的同乡还是没撑过这一关啊。”

步卒也被巨大的爆炸声震惊到,纷纷停下了脚步。

杨镐这才开口道:“子贞啊,你还是武将的性子啊,你说的这些如果放在平日可能也可以搪塞过去,但现在朝中你可能也有所耳闻,三党和东林党争得是不可开交啊,马上就要京察,东林党那帮人操纵御史言官,到时候肯定会弹劾本官,本官身死事小,恐会连累阁老啊,方阁老当初力排众议将吾放到辽东经略的位置上,朝中皆知虽方阁老自诩无党无派,但是与浙党交好,说是三党一派也不为过,多少人盯着他的一言一行呢,这次兵败辽东,方阁老引火烧身,到时候方阁老罢官,三党受挫,东林党势大,那朝中的势力均衡可就要打破了啊。东林党那是一帮什么人,如果说三党还能干一些实事的话,东林党那帮子能臣干将都是博取直名的腐儒,指望他们闻风纠察还行,但若要说到国家大事,哪是那么简单的,他们太理想化了啊。总是要恢复祖制,总是要政治清明,总是要百姓安居乐业。这些都对可不能在这一朝一夕实现啊,银,银,大明处处要用银,可是赋税上不来,这些士大夫隐瞒资产,反对商税,他们这样做会蛀空大明啊。”杨镐是越说越激动。

打开铜盖倒出铁管,铁管太烫差点把刘毅的手烫掉一层皮,“以后打掣电铳得配一个手套才行。”刘毅心想,又填上一发弹药,瞄准,算好提前量,扣动扳机,又是砰的一声,这次刘毅将铳身抵肩,抵的很紧,稳定性大大提高,只见一只大雁打着旋一头栽到了长江之中。

但是明军家丁不仅是军中孔武有力者,还有一些从江湖上收罗的浪人死士,他们都会有一些特殊的个人装备。显然这个家丁就是其中之一,就看他突然在马上回身,左手平端直指金兵,然后食指扣动机括,突然从袖子里射出两支精钢小弩箭,原来竟是江湖人士和锦衣卫常用的袖箭,箭支短小,涂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十步之内能破甲,两支小箭一下射中壮达大腿,壮达大叫一声,翻身落马,落地时已经脸色青紫,气绝身亡,眼睛还睁的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表情。显然是中毒身亡。

“金哥儿,他还说了些什么?”刘毅问道。“哦,他说代善大贝勒和皇太极四贝勒领三旗人马将前锋两千骑兵全歼,然后马不停蹄,击溃了乔游击他们,斩首过万,大帅和将军的遗体被。。。。。。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