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16男孩的小鸡的图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到县衙,进入议事堂,陆陆续续有县城的文武官员进来,众人按品级落座,吴斌进来坐在右边第一把交椅,周之翰坐在正堂,他在芜湖县城已经担任了六年知县,因属于清流被东林和阉党所排挤,多年不得升迁,也快年近五十了,两鬓都有些发白。赵林坐在吴斌下首的位置,繁昌县的驻守百户闫海也过来参加议事,介绍马仁积匪的情况。他坐在赵林旁边再往下坐着刘毅等几个总旗。

“不错,效果挺好,十斤炸药,用到战场上,方圆十几步应该不会有活人了,要是在炸药包外面再蒙上一层牛皮麻布,里面填充一些铅子,铁子,石子之类的东西,恐怕杀伤半径能成倍增加。”刘毅对陶宗说道。

猛然他瞳孔一缩,看到了一支放在角落的奇怪火铳,拿起来观看,铳身非常细长,铳管上装有照门,前端有准星,后面的枪托比一般火铳要大要弯,铳机的后部有可以打开的铜盖,右侧有一个龙头夹着火绳,下方有扳机,旁边的架子上还放着几个小铁管。

刘毅也是震惊无比,一时呆住了,还是边上的周之翰拉了拉他的衣袖,提醒道:“上去谢恩啊。”刘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出列跟在了张鹤鸣的后面跪地磕头道:“谢主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宋应星拿来几个木凳请他们在院中坐下问道:“不知二位有何贵干,应星洗耳恭听。”

“其实也没多难,这匹马我三百两现银分文不少给你,但是我要你送我的护卫两匹战马,等下我们就到你的马厩挑两匹战马牵走,另外除了马鞍马镫缰绳这些附送的东西之外,我还要你给我一套你们店最好的精铁马铠,你不会和我说你们店没有吧。”刘毅后世在陆军学院里也不是没学过明清史,一般的私人马店如果能搞到这种上等的战马,那一定会有马铠卖,只不过毕竟是国家限制的东西,不能明目张胆,就是卖也只能给熟人介绍,不会放在台面上。

只见狗日的骑在妈妈的腿上,他心满意足地扒下了妈妈的泳裤,他的双手根本按不住妈妈丰满结实的双腿,只能整个身子都伏上去,将头埋在妈妈臀间,深深地吸了一下妈妈胯下的骚味,然后满足地头闭着眼睛嘟囔着什么。

刘毅在演武场训练着,陶宗和刘金在黄玉麾下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倒不是黄玉为难他们,而是因为吃空额的原因,黄玉的麾下兵马并不足数,陶宗的小旗官和刘金的总旗官那是有名无实,光杆司令,其实也就是黄玉给程冲斗一个面子照顾一下刘招孙的亲兵罢了。

咔咔咔,士兵们迈着小碎步调整位置,骑兵也是勒住缰绳控制马匹。不一会一个整齐的军阵便列成了。

“贺世贤!”李如柏唤到“末将在!”一个彪形大汉从亲兵中策马上前,只见他膀大腰圆,胯下战马也是一匹枣红色的西极马,很是雄壮。一看便有万夫不当之勇,原来是李如柏的副将,正是绰号猛张飞的贺世贤,只见他插手应声。“你去前军指挥王宝才,叫他的骑兵停下,你亲自在清河堡列阵,催促步军跑步前进,听声音应当是后面有建虏追兵。”李如柏沉声道。

这一天是一年当中演武场大考的时候,芜湖县城的头面人物收到徽商总会的邀请,都来演武场观看徽商子弟的年度考核。来的嘉宾有知县周之翰,百户黄玉,百户吴斌也来了,黄玉和吴斌各有分工,黄玉负责县城内,吴斌负责县城外,所以吴斌一般不在城内,自然刘毅也没见过他,只见他肤色黝黑,三十余岁,不苟言笑,身穿铜钉棉甲,脚踏军靴,头戴钵胄盔,左手握着腰间柳叶刀的刀柄,个子比黄玉要高。一言不发的站在周之翰身边,目光锐利的扫视全场。

刘毅曾经做过一个小实验,早上晨练时他在校场上对士兵们说道:“现在将你们的衣服全部脱掉。”

“哪里哪里,既然将军喜欢喝毛峰,待会我叫下面人准备两份上好的毛峰,给二位将军带回去品鉴。”刘毅恭敬的说道。

另外一边又有几十个年轻人手中拿着红缨枪,正对着面前的木头人捅刺着。

但是他来不及开口劝阻就听到教头喝道:“开始!”子弟们纷纷一个猛子扎进水中,像鱼一样游向对岸,长江边长大的孩子们水性自然不错,你追我赶,场面好不热闹,刘毅今天没绑沙袋,速度比平时快了一倍,一马当先冲在了最前面。而阮星因为绑着沙袋所以落在了后面,一刻钟的功夫,子弟们就纷纷触到对岸开始折返,快接近终点了,刘毅持续领先,后面紧跟着几个子弟,岸上的人群高喊着:“加油!加油!”

我费劲地站了起来,只见妈妈将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打着小盹。

“那麻烦赵百户让路,我率本部前去接应。”刘毅冷冷说道。“哼哼,刘总旗,我再说一遍,战场之上不服从上官命令者斩,大明军律你恐怕没忘吧。”“你!”刘毅心下愤恨打马回归本阵。

两人坐在周之翰下首各自想着心思。周之翰却问话了:“刘毅,本官问你你刚才说的可是真事?”

刘毅抬头对刘金,刘宝说到:“金哥儿,宝哥儿,我想一个人待一会,你们去帐外吧。”“好吧。”刘金,刘宝转身出了营帐。

“少爷什么时候会打铳了,没见他学过啊,在萨尔浒时就觉得少爷不对劲,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刘金心下疑惑的想到。

想到这里他也顾不上和李春烨喝茶了,拿着这个折子拉着李春烨就要让他一同上马车去顾秉谦府上拜见。

一瞬间,各种心思在程冲斗的心中心念电转。“刘毅,你可要想好了,跟着老夫学习武艺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老夫的训练方法不同于寻常,更比你在军营之中还要辛苦百倍,你可能坚持?”程冲斗淡淡道。

妈妈刚擦干眼泪,一听我这话,又难过道:“你说得对,我不能再自暴自弃了,小佳要知道妈妈变成这样,肯定很伤心的。”说着又要落下泪来。

贴近生活的描写在下一部构思中的作品《妈妈是世界上最靓的女人》中再说吧。

刘毅将几枚定装弹药拿在手里,抄起了一支燧发铳,走到门外的空地上,熟练地咬开纸包倒出一点点到铳机的药锅里,然后将子弹塞入铳管,拿出通条压实,将通条插回槽中,然后瞄准五十步外的木靶,用力扣动扳机,火石和簧片摩擦发出火星,咔嚓一声竟然没有打响,刘毅将夹着火石的龙头扳回原位,再次用力扣动扳机。这一次砰的一声,铳口冒出一阵白烟,白烟散去之后那边一个士兵大声报告道:“命中木靶!”刘毅点点头,这铳的准头和装弹确实省力了很多,但是铳机还是有问题,不能保证每次都打响,可能还是扳机,阻铁,簧片和火石的配合有一些问题。

有时候他晚上也会骂骂咧咧找刘毅诉苦,刘毅不怎么搭理他,实在烦了就会告诉他,生活就像强暴,如果不能反抗就只能享受了。这句话被阮星奉为至理名言,至此以后阮星咬牙坚持。可是还别说,几个月下来,阮星武艺确实没长进多少,但是忍性大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连教头都刮目相看,心想这小子转性了啊。

按照明代的礼制,大户人家的内书房一般是尊贵的客人或者是上级过来拜访才能进的,而且一定要得到主人的邀请才行,但是王绍徽上来就要求李春烨和他去内书房谈话,其实是很失礼的。但是王绍徽和李春烨在阉党内的地位是不能同日而语的,王绍徽效仿梁山一百单八将将反对魏忠贤的人的名单整理出来弄了一个东林党点将录,方便魏忠贤按照这个名单一个个的干掉东林党人。

守城的两个兵丁缩在城门洞里,一边搓手,一边聊天:“他妈的,这个鬼天气,真是冷,阴沉沉的也没有阳光,今年这个光景跟往年不同,我听江北的亲戚说,江北发生了雪灾,死了不少人哩。”“是啊,也不出太阳,我这老寒腿又犯了,一到冬天骨头里都酸。”

虽然现在我们不能认定他是中华民族英雄,但是对于南宋百姓来说他是大宋朝的民族英雄,就跟蒙古族纪念成吉思汗一样,岳飞也应该得到公正的评价。

“原来如此,程先生你意下如何?”周之翰扭头问程冲斗道,程冲斗见刘毅年少有为,气势不凡,又有如此功勋,早就起了爱才之意,自己已是花甲之年,所带的徒弟当中也没有什么大出息的,最好也就是开个武馆,或者从军做个小旗,最高不过总旗。没有一个自己能刮目相看的,自己也早在五年前就不收徒弟,宣布封刀了。

我很无奈,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这个见鬼的旅游团后面还有什么怪招。

那边身着明军棉甲,裹着红色头巾的小汉王韩真对着堂上的牌位恭敬的跪下道:“教主英灵在上,官军之中出现**,正是天助我白莲义军,望教主在天之灵保佑我一战全歼官军,打下太平府,重举我白莲义旗。”说罢恭敬地磕了三个响头,排位上赫然写着白莲教主徐鸿儒灵位几个大字。

随后他又去街上买了一些油纸,牛皮,还有粗麻布,麻绳,又带了陶宗在江边砍伐了树木,锯成了一些圆形的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