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南人才

          闽南人才 坐脸视频

          小说:闽南人才 作者:茅夷立轩 更新时间:2020-05-08 0:3:71 源网站:新爱看书吧
            溥仪的一生在电影中娓娓道来。他从三岁起登基,年幼的眼光中只有大臣身上的一只蝈蝈,江山在他心中只是一个不明所以的名词。长大了,他以为可以变革,却被太监一把烧了朝廷账本。他以为是大清江山的主人,却做了日本人的傀儡。解放后,他坐上了从俄国回来的火车,身边是押送监视他的解放军。他猜测自己难逃一死,便躲在狭小的卫生间里,割脉自杀。然而他没有死在火车上,命运的嘲笑还在等着他。文革的风风雨雨,在他身上留下了斑斑伤痕。

           此时郑芝龙手上拿着一副佛郎机人制造的千里镜,窥探着铜山的动静,此次攻击铜山是为了围点打援,将福建总兵俞咨皋的兵马尽数歼灭。他带来了大洋船十艘,每船能放红夷大炮二十四门,兵四百余人。又有鸟船三十余艘,每船炮十二门,兵一百二十人。还带来了几艘用来抢滩登陆运兵的乌尾船,乌尾船造价高昂,船身皆用铁栗木组成,铁栗木坚固无比,船身用木料厚度极厚,船首镶铁,蒙上生牛皮,可以直接扛住火炮的轰打。乌尾船虽然笨重不利于远程交战,可是近战可是一等一的好船。郑芝龙时常用它来进行接舷战,士兵带上弓箭和日本铁炮近距离攻击敌船,射杀甲板上的人员,必要时候可以用船首直接撞击对方。确实是一大利器。还有载兵木船若干艘,此次共计出兵一万五千人。

           “嘿!”三列官兵排列紧凑,前面的刀牌手用藤牌死死抵住敌军,如果你从空中看就会发现,灰黑色的乱匪就像大海的波浪,而红色的官兵就像一小块礁石,波浪拍打在礁石之上迅速向两边分流。骑兵分成两股冲上去驱赶,将白莲步卒又赶回大阵之中。

           再谈谈袁崇焕杀毛文龙,袁崇焕为什么杀毛文龙,其实根本原因还是他太想青史留名,太想建功立业的缘故,毛文龙虽然有功于朝廷,但是毛文龙根本不听袁崇焕指挥,作为一个务实主义者,哪怕你功劳再高,但是你不听号令,坏我五年平辽的大事,那你就必须死,通过斩毛文龙可以看出袁崇焕是有性格缺陷的,急功近利太想成名了,想立刻收归辽东军政大权到自己的手上,然后按照自己的方略收复辽东,本意上确实是为国,可是你也不想想,这种情况和秦国的王翦何其相似,王翦消灭楚国,秦王问要多少人马,王翦说要六十万人马,大家都认为王翦要造反,不让秦王把全国的兵马都交给他,王翦为了打消秦王的疑虑不断的向秦王要求赐他良田美宅,前后六次,终于让秦王相信他只爱金钱美女,不贪恋权位。

          此地是后金土地,更是他们的主战场,连续几天歼灭了马林部和杜松部,歼灭明军三万余人,击溃无算,所以虽然人困马乏,装备不好,很多人身上连头盔也没有,更别说棉甲,锁子甲,铁甲,但他们士气高昂,在各个牛录额真的带领下迅速进入预设阵地,阿布达里冈是由两个小高地构成,分为西岗和东岗,西岗较矮正对明军,东岗较高可俯瞰明军。

          我心里暗捏一把冷汗,这次还是太孟浪了些,妈妈目前跟我虽然感情上突飞猛进,但还远未到可以在我面前撒尿的地步,这次要不是鬼使神差解了绳索,还真不知道该怎样弥补了。

           传旨太监的嘴一张一合,一个个的念着名字和封赏。

           看这几位爷的情况,恐怕这个少年才是领头的,不过看他身上的那杆红缨枪和腰间的佩刀,特别是背上还背负一根火铳,这恐怕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大少爷出来游山玩水,身后还跟着两个家丁。当下腰却是更弯了,上菜时脸上都露出谄媚的笑容。

           “燧发铳,燧发铳。”毕懋康脑子里好似有一道光闪过,想抓却有抓不住,在一旁抚须沉思。刘毅找程冲斗要过纸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一会递给毕懋康道:“毕大人请看,此铳我军器所已经制成,只是现在还有一个小问题。”

            “这怎么会,这怎么会。”刘招孙喃喃自语道,“大帅,咱们的川军,咱们的川军啊。”刘招孙对着刘綎的尸体缓缓跪下说道。

           阮星恨恨的盯着刘毅,然后一拨马头,缓缓的朝人群的方向走去,家丁们看少爷往回走了,也是松了一口气。这个小魔王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就这么算了?

           “你说的这股乱匪我也知道,今年年初的时候我命闫海带人去进剿过一次,可是闫海仅有一百余人,还留下一些人防守县城,马仁山地势崎岖,山势陡峭,我们的人爬上去就累个半死,这些乱匪虽然没什么章法,但是好虎架不住群狼,他们从上往下顺势一冲,滚木礌石,弓箭土枪一阵乱放,咱们还折了十几个人,伤了二十多个撤了回来。现在闫海也就能依城防守,想要出击可是不行了,我这边的情况也。。。”说到这也不好再说下去了。刘毅也知道赵林是不会听吴斌的命令的。所以吴斌就是有心剿匪,但是也无兵可派。

           张鹤鸣却摆摆手,“老夫在兵部多年,以文臣领军无数,军营之中讲究的是上行下效,士兵军官都在操演,老夫怎么能坐着,周大人凳子都撤掉吧,所有人站着观看操演。”

           刘毅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展开一看,竟然是一件猩红色的披风,披风的背面用红色的暗线绣着一只穷奇,这穷奇乃是上古吞食恶鬼的猛兽。平日里这披风没什么不同,但若是在阳光下一照便能透过阳光显现出穷奇来。确实是一件很拉风的披风。

            “不敢,宋先生,我们是军中之人,奉我家大人之命,特来请宋先生到南直隶与我家大人一叙,这是我家大人的亲笔信还请过目。”说着递上了一封刘毅写的亲笔信。

            明军的马队并未携带步兵的藤牌和虎牌,皆使用护身圆盾,举盾相迎,“刘明,组盾阵保护大帅。”“得令!”刘綎的家丁队长刘明应声道。位于阵中的三百家丁也死伤了十几人,余下家丁将刘綎护在**,结阵举盾,只听弓箭射在铁盾之上当当作响。

            “老夫正是!”

            骑兵们一人双铳,立即换手拔出另一只手铳又是一阵排铳。然后打完手铳的骑兵在约二十步的地方朝着两侧绕行,将第二排骑兵暴露出来,然后第二排骑兵在二十步的距离上如法炮制打出两阵排铳,又是朝两边散开,第一阵的骑兵方才兜回去之后抄起放在马匹右侧的长枪又兜头冲了回来:“杀!”

            “好了,勇士们,将他绑了,交给大汗处置。”代善吩咐道,“嗻!”几名马甲拿着绳索准备将刘招孙绑了,刘招孙猛然长身而起,一刀将走在最前的马甲劈倒在地,翻转刀身,大声说道:“大明有战死的将军,却没有投降的将军,希望毅儿能给我报仇,军门、义父!儿对不住了!”说罢横刀自刎,血剑喷涌,地面上的积雪都被热血所融化,刘招孙单膝跪地,就这样死去。

            “毅儿,你认识毕大人?”程冲斗问道。

           “这是掣电铳!天哪!竟然有实物!”鲁超失声道。

            “再放!”刘招孙一声令下,三眼铳兵们打出三眼铳中的最后一颗铅弹,金兵前队血雾腾腾,在明军阵前又倒下两百余骑。整个战场被一片火铳发射带来的白雾所笼罩着。

           “塞上秋风悲战马,神州落日泣哀鸿,几时痛饮黄龙酒,横揽江流一奠公。”刘毅吟道,接着他说:“大帅和家父还有杜总兵,马总兵,大明五万余将士身死萨尔浒,建虏反复无常,叛我大明,杀我边民,抢我土地,于公于私我刘毅与他们不共戴天,他日定要直捣黄龙,为千千万万死难的军民报仇。”(此诗是中山先生所作挽刘道一,被刘毅拿来引用)

            这天刘毅还像往常一样横渡青弋江,游了一个来回。刚上岸,把湿漉漉的沙袋解下来,正准备回房中换洗一下衣物。就见一阵马蹄声传来,演武场的大门冲进来一匹黄鬃马,马上还坐着一个年轻人,在演武场内奔驰,横冲直撞,差一点还撞到几个正在练刀的徽商子弟。刘毅皱皱眉头,摇了摇头,然后自顾自的整理衣物,想想自己也有好几个月没骑马了,飞龙驹被安顿在演武场旁边的马厩之中,虽然刘毅每天都去看它,每天都和它交流,但是因为师傅目前没有教自己骑战功夫,而是步战,所以暂时还不能骑马,不过有时空闲的时候也会骑着飞龙驹在江边兜一个来回过把瘾。

            最后他们整理出三十多个箱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从山洞抬出再运到大寨的空地上,众人忙了一夜终于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将一切收拾停当,征用的马车也从县城赶到了马仁山。士兵们将大箱子抬上马车,一把火将大寨和山洞烧成白地。向着芜湖县城出发。。。。。。

            那边刘金一刀力劈华山劈死一个马甲,看到刘毅刺死一个金兵,不禁对刘毅高叫一声:“少爷好枪法!”

            毕竟大一统朝代的皇帝基本没有傻子,别看天启是木匠皇帝就真以为他只会做木匠。那不过是后世清代的史书故意丑化而已。以上只是作者的一些胡乱猜测,还请各位看官说说自己的看法。)

            过了一会儿刘毅站起身道:“好了!请两位大哥帮忙站到那边的木头人边上去。”两个拿着鸟铳的士兵站到了木头人边上,左右距离木头人大概五六步。然后刘毅又对黄玉说了什么。黄玉直摆手,刘毅却道没事。

            导演: 刘伟强/王晶

            李如柏吩咐左右将刘毅等人带过来,孙尽忠便调头飞马赶到后军了。

            明军越战越少,已经有崩盘的迹象,刘招孙的亮银枪早已折断,他舍了大枪,抽出背上的红缨雁翅刀,座下战马已被射死,自己的手臂和左腿亦中了两刀。但刘招孙亦如疯虎一般拼命厮杀,一个分得拔什库抽出重剑嚎叫着冲上来,被刘招孙一刀劈翻在地,冲上去用脚踩住这个分得拔什库,雁翅刀一刀一刀劈向他的头脸,直砍得他血肉模糊,只剩下身体不时抽搐一阵。

            “好!某一定万死护少爷周全!”多年以后,已经成为内卫都指挥使的刘金想起这个夜晚,仍是感慨不已。一个十岁的少年,眼中却透露出如此坚毅的光芒,仿佛黑夜里的一盏明灯一样,这哪是一个少年,这分明是是一个有着坚强意志的军人的目光。

            各连下辖两个总旗,总旗官由试百户选连中武艺高强者担任,每十二人为小旗,小旗官全部由原来刘毅麾下的士兵担任,他们已经被朝廷升为小旗并且拿到了腰牌告身。不足的由试百户选任。

            我忍不住问出这么尖锐的问题,这是替爸爸问的。

            “这怎么会,这怎么会。”刘招孙喃喃自语道,“大帅,咱们的川军,咱们的川军啊。”刘招孙对着刘綎的尸体缓缓跪下说道。

            黄百户和周知县对望一眼,黄玉说道:“这个无妨,本官正好最近在操练兵士,裁汰老弱,麾下兵员不足额,正好有一个总旗和小旗的位置,就安排一下吧,见过血的兵和没见过血的肯定不一样,相信二人一定能胜任。”

            “末将在!”四人同时插手应道。

            吴斌被摔的七荤八素,刚坐起身来就看到闫海扑倒,他踉跄几步冲过去将闫海翻过来:“闫百户!闫百户!”闫海双目紧闭没有应答。一个总旗跑过来拽起吴斌,“将军速走!”吴斌刚一站起身就听见山坡上轰隆隆的声音。

            “好!”我按捺不住妈妈喝彩,妈妈听到了熟悉的乡音,想也没想便往我这边跑。

            大帅和将军战死,大家茫然无措之下隐隐的以少爷和队长为主心骨。家丁只剩下五人,加上刘宝,刘金,刘毅,和一个明军溃兵,哦,还有一个金兵俘虏。一行十人片刻消失在主路上。只留了一地的尸体。。。。。。

            刘毅不禁吃惊于古人的智慧,如果弹药管够,一个像刘毅一样熟练的射手,一分钟最少能打出五到六发子弹。这是多么可怕的力量,如果再使用神机营的火枪三段式,那么三个人一分钟能打出至少十五发发子弹,四秒一发,都快赶上后期一支栓动步枪的射速了,如果有一只装备掣电铳的火枪队不用太多,数千人即可,只要弹药管够,而且能解决的掉远程的火炮威胁,那在这个时代岂不是可以横扫天下。

            “没错,多谢黄大人提醒,方才是本官孟浪了,有感而发,有感而发。”周之翰笑笑又恢复了如常神色。

            就在此时,冲击的金兵马甲终于和明军骑兵车阵撞击在一起,战场上一片渗人的骨骼折断的声音,有马的,也有人的。一个分得拔什库挺起手中虎枪借着马力一下刺穿一个明军,将他生生从马上挑起,枪尖从后背穿出,鲜血飞溅,明军骑兵绝望的用马刀劈砍枪杆,只劈了两三下便没了气息。分得拔什库将他的尸体甩落,转身迎向下一个敌人。

            刘金对这种阵型是大惑不解,火绳枪的射击速度这么慢,如果敌军是乱匪还好,没什么骑兵,加上我方的飞雷炮和四段射击应该是可以从容应对。可是如果这种阵型碰上了骑射天下第一的建虏怎么办。火枪的射击速度扛过第一波扛不过第二波啊,一旦建虏冲上来乱箭齐发,仅仅靠一层薄薄的刀盾兵怎么可能防住万箭攒射。那不是又要重复萨尔浒的命运吗?不配备弓兵这种远程打击兵种。靠火绳枪怎么防得住?

            另外百户在明朝的官职等级属于正六品或者从六品,而知县分县城的规模大小,大县六品,小县七品,文中黄玉作为百户严格从等级上来说应该比周之翰高半级,但是明朝文贵武贱,而且县令是一县之长,所以二人是平等的,甚至周之翰地位还要稍高一些。百户见到他也是持下官礼。)

            放弃了,就不该后悔。失去了,就不该回忆。放下该放下的你,退出没结局的剧。

            阵中几个原来跟随吴斌的老兵叫道:“大人为何不救吴把总?”

            “四贝勒,我的意思是将勇士们分三队布置,我两红旗的马队集中在东岗的背面,步兵和明军接战之后由山岗后分两边杀出,包围攻击明军的两翼,步兵则埋伏于东岗之上,明军到达西岗之后用弓箭覆盖明军,边射边进。刚才有探马来报,明军兵分两路,前军尽皆骑兵,轻装急进,与后面的步兵大队相隔十几里,我们两红旗快速击败前军。请四贝勒领你正白旗的勇士们埋伏在西南五里处,待此处交战之后杀出,截断明军的退路,顺便阻击可能的明军步兵增援,待我消灭前军之后我们合兵一处,攻击他们的步兵。四贝勒你意下如何?”代善扭头对站在身后的皇太极说道。

            我忍无可忍,正想不顾一切冲出去,忽然,一个热乎乎的肉体靠了上来,我一惊,只见一个红发女郎贴在我身上,腻声道:“甜心,干嘛看别人做呢?我们也来啊。”

            魏忠贤听他们把事情说完冷笑道:“嘿嘿嘿,看来咱家对这帮跳梁小丑杀得还不够狠啊,杨涟和左光斗都化成灰了,这帮人还是贼心不死,一天不给咱家找点麻烦心里就难受,不过这次你走运,张鹤鸣很不错,这个折子上的很及时,要不袁鲸那帮人闹起来,咱家都保不住你,不过你认人能不能不要这么蠢,收钱之前能不能先调查一下,什么阿猫阿狗的都往官位上扶,这次你躲过一劫,下次再有你可就万劫不复了。”王绍徽的冷汗唰的一下就下来了连忙应声,“厂公说的是,我一定反省一定反省。”

            刘毅说道:“吴将军,请问三眼铳射程如何?”“三四十步吧。”“鸟铳呢?”“百步。”“嗯,三眼铳的射程近,对方的弓箭就能威胁到,鸟铳的射程远了一些,但是准头差,射速慢,发射也不确保能打中人,还没装填完可能对方就杀到了,要是用弓箭,对方可披甲防御,也可以弓箭对射,除非他们没有掩护。”刘毅缓缓说道。“但是小子在辽东军中发现了一种新式武器,可能会改变以后的战争形态,只是造价高昂且费时费力,如果以后有办法能量产将是军国利器。”

            “你不要欺人太甚!”

            杨镐素来和刘綎不太对付,刘綎虽然表面上尊重杨镐,但是内心里总是觉得杨镐一个败军之将在这里摆什么谱,而刘綎可是大明军中有名的常胜将军。两人的梁子在万历援朝的时候就结下了,一个是杨镐指挥不当蔚山惨败,一个是刘綎陈璘水陆并进把倭寇赶下海喂鱼。所以刘綎心中一直对杨镐是有看法的。两人自然互相看不顺眼。

            程冲斗沉吟一下缓缓说道:“嘉靖年间倭寇肆虐江南大地,曾经有一股约五六十人的倭寇袭扰芜湖,因为当时芜湖没有城墙,卫所兵又不堪用,所以他们轻易攻入城中,本地商会组织了很多人手才将倭寇赶出城区,我徽商帮派的创始人阮弼先生自那次以后请各大家出钱出力,组织徽商家族子弟训练武艺,组织了一支地方民兵,后来几次倭寇入侵都被我们打退,倭寇自此不敢再进犯芜湖县城,再后来芜湖县恢复城墙,阮先生又出资在这里建立了演武场,每年都将各家子弟送入其中训练,保卫县城,倭寇被戚帅平定后,子弟们的任务就变成了打击盗匪,协助官军,所以太平府的治安一向不错,比江北各府都要好,根源就在于此。目前在演武场中训练的子弟一共有二百一十人,科目是枪术,刀术,拳术,射术。”

            “嗯,你做的很好,田尔耕那边有所察觉吗?”问话的正是信王。

            马甲们放低身子,咬牙打马冲锋,三十步了,“放!”砰砰砰,又一阵排铳,三眼铳三十步内可破甲,这一轮打的前排马甲纷纷栽落马下,有的铳弹击中战马,战马前蹄跪下将背上的骑士掀飞出去,被后面的骑兵踏成肉泥。阿林保咬牙一个镫里藏身躲过这一波铳弹,旁边一个拔什库可没这么幸运,被一颗铳弹打中腹部,倒飞出去,“弟弟!”阿林保目眦欲裂,被打中的正是自己的亲弟弟阿楚。

            “老洪,恐怕是来不及了。”卢毓英用手指向洪万春身后,洪万春在城上回头看去,只见铜山南北的海面上,上百艘小舢板飞速接近,原来攻打东城的贼军已经撤围,全部来到西城。

           “是,老奴遵旨,那老奴就不打扰圣上休息了,老奴告退。”魏忠贤恭敬的道。

           “恩,就是军商联合,简单通俗一点就是借助你的力量为我军队生产装备,筹集粮草,赚取饷银,整顿军资。”刘毅淡淡的瞥了一眼阮星道。

           “大人会不会多心了,这里的地形确实很有利于设伏,但是我们从芜湖县城到这里不算长途奔袭,而且我们行军速度较快,就算匪贼有眼线报告了我们的行踪,他们也绝没有时间在这里布置设伏”闫海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世界地图 马尔代夫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闽南人才,闽南人才最新章节,闽南人才 新爱看书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