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刷会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毅向后退了一步正色道:“为国杀敌乃草民本分,于公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于私也是为了夺回家父首级,不敢受赏。”

“他杀过金兵?”

鼓乐手停止了奏乐,陈严龄带领太平府大小官员跪下磕头道:“参见天使,参见张大人,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她忽的一下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放声大哭:“我不要钱,我就要我儿子回来。呜呜呜。。。。”在场将士们无不动容,为首刘毅猛地双膝跪下,后面士兵也是哗啦啦跪倒一片,“怪我没能将您的儿子完好的带回来,以后我就做您的儿子,我身后的将士们都是您的儿子。”说罢他砰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大喊道:“娘亲!”

另一方面利用蒸汽机打造冲压铜钉和铁片,制作棉甲和鳞甲的速度不断加快,到了月底六百新军已经全部着甲,枪兵,火铳兵全身双层棉甲带六瓣笠形明盔,骑兵外罩棉甲,内衬鳞甲,头戴钵胄盔,带上铁臂护手。刀盾兵也是全身鳞甲外罩棉甲,因为他们冲在整只队伍的第一排,所以每人的单兵防护做到了极致。他们的藤牌上更是蒙上了一层牛皮并且钉满了铜钉,虽然重了不少,可是这样的藤牌就算是建虏的月牙重剑十几步外都射不透。可以想到建虏要想冲进十几步的破盾射程内,在火枪的打击下要付出多少人命。

“末将在!”

刘毅正在发散思维,“诸位客官,前面一里就到应天府码头了。”船家喊道。

他自己麾下就有两万余人,加上船坚炮利,厦门未必守不住,实在守不住还可以退到海上嘛。他就是要朝廷知道自己的实力有多强,好让朝廷封他个大官做做。郑芝龙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对百姓好不过是收买人心的策略,希望壮大自己的势力然后取得朝廷的关注,眼下大明政治**,卫所兵不堪用,各地的总兵哪个不是大军头。有兵就有权,自己只要能干掉俞咨皋,等朝廷知道消灭不了自己之后肯定会进行招抚,自己顺势拿到福建总兵的官身,那整个南中国海还不是自己的天下。

导演: 乌尔善

各地起义不断,官军疲于奔命,仗打的是焦头烂额。一个徐鸿儒搞的大明朝廷几省会剿,费了好大力气才平定。杨从儒也是一样。而想这一次,仅凭太平府一府之力就消灭了白莲余匪,甚至都没用到一府,只用了一半的兵马就成功。这让他这个南京兵部尚书也是与有荣焉,人都说边军善战,北军勇武,看来南直隶麾下也不是没有能人嘛。他立刻盖上大印,三百里加急飞报京师顺天府。

明军步兵们自相践踏撒丫子奔了二十余里才看到列好阵势排在贺世贤身后的辽东骑兵。随后三三两两的败兵才渐渐汇拢。吊在后面的正红旗骑兵看到万余骑兵的鹤翼阵,知道没有机会了,正好皇太极领兵回来,呼喝一声,便潮水般退下了。

“他娘的,你这是买马还是抢劫,你怎么不出去抢,什么马要卖到三百两?”刘金怒骂道。

刘毅在演武场训练着,陶宗和刘金在黄玉麾下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倒不是黄玉为难他们,而是因为吃空额的原因,黄玉的麾下兵马并不足数,陶宗的小旗官和刘金的总旗官那是有名无实,光杆司令,其实也就是黄玉给程冲斗一个面子照顾一下刘招孙的亲兵罢了。

“什么,萨尔浒大战?”

刘毅回头对士兵们说道:“弟兄们,咱们这一仗一定要打出新军的威风来,平时大家辛苦训练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咱们有最好的装备,最全面的训练,高昂的士气,我们有没有信心歼灭敌人?”

“打中了!”刘毅欢呼道,刘金和陶宗也在后面拍手道。

三人来到江东门外的私人马店,店主迎了出来,“各位客人是要买马吗?”

一首如怨如诉的《清平调》表明,妖猫作祟和三十年前倾国倾城的杨贵妃之死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追寻着曾经迷恋杨贵妃的阿部仲麻吕所留下的日记,白乐天和空海一同见证了大唐曾经的荣光,亦揭开了当年隐瞒至今的阴谋。

而被征税以充辽东军资的东林党士大夫们的弹劾奏折雪片一般飞向了皇帝的案头,但都被顾秉谦死死压着,留中不发。这些士大夫连袁崇焕也记恨上了,认为袁崇焕贪墨了他们的血汗钱,并将袁崇焕也划为阉党之流。

“好好,好一个不敢懈怠,本将素来听闻刘将军忠肝义胆,百闻不如一见。”吴斌身后的一个声音说道。

最后刘毅道:“弟兄们,行军作战不需要个人的勇武,你们的同伴,你们的上官都是你们可信赖之人,万人一心兮,群山可撼,我们现在只有六十人就更要团结一致!明白了吗?”

“别那么危言耸听,这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如果我不这样做,我怎么建立起一支能征善战的兵马,难道要像这次一样,官军剿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还是像辽东萨尔浒一样,数倍于建虏还是被全歼?军队如果连自己都保不住还何谈保家卫国?北地那些总兵将领的家丁不都是私兵吗,只不过没有拿到台面上来说罢了,我也没打算做那么明显,我们暗中行事便好,知县王嵩是不会怎么样的,黄将军更不会当回事,就是周知州脑子有些死板,等他知道了再说吧。”刘毅解释道。

刘毅他们跟着店家来到店后的马厩,“各位客官先挑挑看,看几位的打扮也是长年习武之人。”店家看看个人佩挂的腰刀,特别刘毅手上还拿着一杆红缨枪,背着一杆火铳!几个人倒是有点像哪个将军的家丁亲兵。

左右驻队的士兵们,在晋军他们开盾的一瞬间,将红缨枪从人缝之间交替刺出,一时枪阵如林,纷纷刺中木靶的胸腹,咽喉。

这下刘毅完全清醒了,他竟然好死不死穿越回了明末,在军校上学的时候,每次老师一说到明末,特别是一些明末的经典战役的时候,刘毅总会摇摇头感到可惜,如果没有李闯攻破北京,如果崇祯皇帝下令南迁,哪怕是将太子派去南京,如果左良玉,贺人龙,吴三桂这些军阀不投敌,不逃跑,如果明末的士绅不挖空整个国家的资源,如果孔友德不降清不把自己的炮营带给清朝促成了清兵火炮的突飞猛进,让明军优势尽丧,如果没有阉党东林党这些空谈误国的人党争,为了反对而反对,而丝毫不顾全大局,大明怎么会灭,璀璨的汉文明怎么会遭受到破坏和阉割。我们的先民怎么会遭受到那么多苦难和不幸。明末一亿多人口,在女真入主中原之后,战乱瘟疫饥饿等等造成的人口损失和抗日战争齐平。这不能不说是华夏的浩劫。

刘毅望着他的尸体,再看看自己的双手,“自己杀人了?原来杀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啊。可我杀得是敌人。是即将入主中原给华夏大地带来不幸的人。原来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怪不得上过战场的校长经常说,只要你进行的是正义的战争,是为了保卫祖国和人民而战。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想罢撕下衣角给刘宝简单包扎,然后捡起刘宝的柳叶刀义无反顾冲向战场。

“你不要欺人太甚!”

“大人,末将的出身想必大人是知道的。”

“有啊。”我摸了摸身上,这才发觉裤子已经穿到了妈妈身上,我呵呵笑了一下,道:“姐姐,在你穿的裤袋里面。”

“正是如此,正是如此。”李春烨在一旁附和。

两人正说话呢。顾秉谦的儿子过来禀报,“厂公爷爷,父亲,王绍徽王尚书和李春烨李尚书二人登门拜访。”

“总兵大人再看看这个。”刘毅从腰间的药囊之中摸出一发纸壳弹递给侯峰,侯峰接过只看了一眼,立即转身递给了张鹤鸣。

两军相隔约八九十步。刘毅默默取下了背上的掣电铳,装填了一发弹药。眯着眼打量着韩真的人马。韩真也在打量这一部官兵,发现他们和刚才的官兵好像有一点不一样。此部官军虽然只有六十余人,却列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势,不仅人人有甲,而且区区几十人不过一个总旗的兵力竟然有十几人的马队,好像还有不少人手持火器。